愉见财经:宁波银行的定力 深耕实体才是穿越周期的法宝

2019-03-15 09:42:02

银行要贴合实体,银行要贴近客户,银行要做普惠金融——这些话或许听起来像是喊口号。但在本轮去杠杆、表外收缩周期之后,不管是去看各家银行陆续公布的年度业绩,还是看股票市场的估值,会发现:其实到了最后,还是深耕实体的老实人赢了。

先说一句大道理。金融业本身又不直接创造财富,真正创造财富的是实体经济。金融机构们只是搬运工,把钱从资源冗余效率低下的地方搬去资源稀缺效率高企的地方,从而在总量不变的情况下获得更多产出。在这一逻辑里,实体如“皮”、银行如“毛”,长期来看,只有皮健康毛才能光亮。

再说些实惠的。

第一方面,是银行自身发展。

这几年实体经济有所放缓,互联网金融又叫板得厉害,银行传统存贷业务不好做,未来之路怎么走?正如今日二条推送里国信证券王剑的观察,无序的表外扩张被遏制后,业绩背后真正的基本功,要落到最为本源的“客户基础”:这家银行到底有多少实实在在的客户?产品和服务对客户的黏性如何?客户质量如何?资产质量如何?

其实回归本源是穿越周期最好的方式。这样的银行,在近几年的规模不会波动明显,业绩也不会低位不前,其会带着相对厚实的拨备覆盖,稳健发展。一如股份制银行梯队中的招商银行,水落石出时才更明显地看得出其靠零售长板带来的内驱力,就好比当一众银行都为息差快速收窄犯愁时,招行的息差压力天然就不大;也如城商行梯队中能坚持“门当户对”做好小客户的一批银行。

宁波银行是其中一例。该行2018年业绩快报显示,截至去年末总资产11165.23亿元,比年初增长8.19%;各项存款6467.21亿元,比年初增长14.41%;各项贷款4290.87亿元,比年初增长23.94%;2018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11.86亿元,同比增长19.84%。在2018年三季报中该行曾总结称,因持续积累比较优势和可持续发展能力,强化客群工程建设,夯实客户积累,由此推动了各项业务规模协调、持续增长。

业绩快报还显示,宁波银行2018年末不良贷款率为0.78%,比年初再降0.04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521.83%,已经连续12个季度实现增长。

第二方面,是来自资本市场的认同。

看A股银行股,其实市场用真金白银投票出的估值是有其智慧的(暂撇开次新股、和盘子较小易受资本搅动的个案不论)。大家都说银行股估值低,2014年中期平均差不多0.9倍PB,今年年初还是如此,即使历经春节后全板块拉涨,大多数仍处于破净。

可是如果仔细看,现在和2014年中期同样的平均0.9倍的PB,银行个股之间的方差却在拉大,估值日趋分化。前文提到的招商银行、宁波银行等,近两年来PB已经明显走赢上市同业,稳稳登上了1.5倍PB左右的高地。

这种分化,很可能从某种程度上反映了经营管理的基本面。客户基础良好,连接实体经济更为紧密扎实的银行,同时业绩又不错的,估值也一路上行。

说到这里一定会有人嘀咕,深耕实体一定有好果子吃吗?银行是典型的顺周期行业,如果不做逆向思维,经济周期下行,银行不也得统统跟着下行吗?有些银行人,私底下提到“普惠金融”,那态度就跟提到义务贡献做慈善差不多。

所以如果把这个问题剥开来想,从来都有三个层次:该不该做?想不想做?会不会做?

重点其实在第三条:深耕实体,尤其是中小银行所对应的中小企业,一要战略定力,二要业务能力。凡是真正有能力的银行,中小微贷款占比高,不良却很低,而优质的客户基础几乎都需要长年累月的积累。(在互联网金融机构会出现靠现象级产品逆袭,但这在监管严格、场景难以闭环的银行业,很难出现。)

道路千万条,闷头下苦工,才是第一条。这其中很难有捷径可循。

既然本文上头提到了宁波银行,那下文就继续以该行为例吧,看看怎样才算是下苦工服务实体。

先举一例个金业务:为客户提供黄金投资。这虽然是几乎每家银行都会提供的产品,但客户总有没被满足的需求,痛点始终存在。比如,风险厌恶型客户会选择投实物黄金,但投完了以后资产就不能生息了,个人买卖也不方便,保管也找不到安全的地方;而黄金衍生品对普通人来说门槛又太高,以至于不少人觉得风险太大。

宁波银行的下苦工,就在于想客户所想。比如该行的“积存金”业务,投资者每次最低只需积存1克或人民币300元就可以进行黄金交易(我问了一圈,没有找到资金门槛更低的银行了),产品挂钩上海黄金交易所Au(T+D)合约价格,交易时间内可买入或赎回,资金实时到账。积存金还提供多种档期的定期自动定投,系统自动按计划买入,逐步建仓,有效均摊持仓成本。

而对于客户“又想投黄金、又想有利息收入”的Mission Impossible,宁波银行还设计了一款“定存金”产品,你可以把它理解成:既买了黄金、又有地方免费保管、还多了份利息。这款产品是以黄金资产为标的进行定存,存期越长利率越高,目前1年期利率为2.1%,客户可对定存份额进行续存、赎回或提取实物金条——这可比直接把金条拿回家方便又划算多了。

大道至简。换位客户的角度真正为他们考虑,看似简单又同质化的黄金投资,也能有这么多的创新。同样道理,宁波银行的大额存单也能做到期限多样、功能灵活,客户可以自定义按季或按月收息,急用钱时可以在存单到期前提前支取(最多提前取3次),也可以进行存单质押……

再来说说宁波银行如何让更多的金融“活水”流向小微企业吧。

数据说话。截至去年末,宁波银行全行普惠小微贷款余额538亿元,较年初增长25%;普惠小微贷款户数4万多户,较年初增加2500多户。而小微贷款不良率仅仅为0.98%。

从“想做”的角度,宁波银行用了“六大实招”,确保资金真正投到小微企业领域的。这“六大实招”包括:

其一,通过单列小微信贷额度,包括针对500万元以下的制造业等小微企业投放均优先确保额度;

其二,设置差别化不良率容忍度,容忍度比全行贷款更高;

其三,实施内部资金转移优惠价格;(可想而知,分支行拿着下调的内部资金定价,相当于提高了基层的创利和收入,加之更高的不良容忍度,他们才能从内心更乐于和敢于推进小微业务。)

其四,实行考核政策倾斜,将小微企业信贷计划执行情况纳入各机构绩效考核,明确对新增小微贷款客户和新增小微贷款规模进行考核的指标;

其五,对服务小微企业人员实施专项补贴,比如在分支行录用小微企业金融服务人员时进行成本补贴,鼓励更多的优秀人才持续充实到小微企业服务队伍中;

其六,创新金融产品。

而对于保持小微业务低不良率的秘诀,多年的深耕和对客户的了解,是第一位的。“了解的市场、熟悉的客户”是宁波银行的准入原则。

补充一个我个人观察到的细节。5、6年前的浙江地区,从温州到绍兴都曾一度成为银行业资产质量重灾区,彼时逾6成资产都集中于浙江省的宁波银行,按理说会被波及,但事实却是该行不良率一路都浮动不大,始终处于低位。

区域遇冷他不冷,区域回暖他先暖。到了三年前,当时的整体大环境还是不良率控不住、压不实,宁波银行却先于行业整整一年,于2016年中期开始,不良率就逆市下行,并逐年走低至今。

此外,在特色产品方面,宁波银行针对小微企业“短、小、频、急”的融资需求,创新升级金融产品,提升贷款办理速度,降低融资成本。

比如,对于抵押类贷款申请金额在500万元以内的,宁波银行引入“云评估”智能系统自动评估抵押物价值,实现“一日审批,三天放款”的限时服务目标。

为缓解小微企业还款压力,宁波银行还有创新的“三年贷”模式,延长贷款使用期限,一次申请可使用三年,期间按月付息,到期还本付息,减少周转次数,提升信贷资金使用效率。 

据悉,今年上半年,宁波银行将进一步摸排区域内企业经营状况,持续开展小微企业上门走访活动,了解小微企业客户最为迫切的金融需求,同时不断优化自身金融服务和流程,为小微企业提供更加精准的服务。

(摘自《愉见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