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日报刊文:用高质量GDP取代高速度GDP

2019-01-30 13:55:50

淡化GDP增速,是为了把“高质量发展”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换言之,GDP增速虽下调了,但提质增效、民生改善、改革创新不能止步,要通过更多的改革举措激发市场活力、挖掘增长潜力,用高质量GDP取代高速度GDP,形成GDP“换挡”与推动高质量发展同频共振。

地方两会渐入尾声,梳理各地《政府工作报告》不难发现,有多个省份下调了GDP增速目标,有省份将增速目标设定在某个区间,甚至还有个别省份不再提出明确的增长数字,只是表述为“与全国增长保持同步”。主动下调增速目标的做法近年来并不鲜见,但在中国经济从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的大形势下,相关做法还是引发了广泛关注。

综合来看,舆论关注点主要有两个。一是有外媒认为,此举意味着中国经济正步入衰退通道;二是有市场人士指出,高质量发展必须放弃对增速的追求。事实上,上述两种观点都是站不住脚的。

众所周知,一个地区GDP增速的快慢是与多个变量相关联的,比如该地区GDP对比基数的高低、该地区所处的产业发展阶段等,这也是近年来西藏、贵州等地GDP增速持续领跑全国的原因之一。但也应看到,正是因为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不同地区GDP增速尚不足以衡量当地发展水平。比如,2018年江苏省GDP增速只是跑平了全国平均水平,但GDP总量却首次突破9万亿元大关。

说到底,以GDP增速来推断经济是否衰退的方式,仍充斥着“以GDP论英雄”的陈旧思维,一些地方将GDP数量和增速作为衡量政绩的唯一手段,助长了以牺牲环境、大量消耗资源为代价的不可持续发展模式,加剧了地区之间、城乡之间、经济发展与社会发展之间的不平衡、不协调。这样的深刻教训应牢记于心。

在淡化GDP增速的同时,今年各地《政府工作报告》纷纷把“高质量发展”作为统领全篇、贯穿始终的关键词。从这个意义上看,下调或设定经济增长目标区间的做法,既符合“高质量发展”的目标导向,也体现了各地对新时代新发展理念的充分认同,是对科学发展和自身实际认识上的理性回归。

当然,淡化增速并非不要增速,高质量发展必须以合理的增速作为支撑。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我国幅员辽阔,各地资源禀赋和发展水平不尽相同,地区之间发展不平衡等现象较为突出,客观上需要各地在经济发展上保持一定的增速,通过做大经济总量这块“蛋糕”,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让老百姓有更多的安全感、获得感和幸福感。

合理“降速”,方能行稳致远。下调经济增速目标,并不代表经济发展要走下坡路,其本质在于为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扩大开放腾挪出更多空间,继而推动实现“调速不减势、量增质更优”的发展要求。当然,有一个基本前提,就是“降速”不“失速”,只有保持一定的经济增速,才能为民生保障和稳定预期打下坚实的基础。

需要强调的是,淡化GDP增速,是为了把“高质量发展”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换言之,GDP增速虽下调了,但提质增效、民生改善、改革创新不能止步,要通过更多的改革举措激发市场活力、挖掘增长潜力,用高质量GDP取代高速度GDP,形成GDP“换挡”与推动高质量发展同频共振。

(本栏目话题由今日头条提供大数据分析支持)

(原题为《用高质量GDP取代高速度GDP》)

(摘自《澎湃新闻》)